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illiamlu1234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盲人餐厅  

2011-08-01 13:36:30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盲人餐厅

最近,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,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到洛杉矶郡,圣地蒙尼卡市的一家盲人餐厅进餐。这是一家专门为盲人设计的餐馆,它的收费不低,每人大概90-100美元左右。这对于一般20-30美元一位的西餐厅来说,它算是蛮高价的了。它还需要预订,听说不接受临时来客。我的朋友向我叙说了这次不平凡的经历,让我也感受了一次深深的体会。以下我以第一人称的身份把它写出来。

    星期六傍晚,我们开车到了盲人餐馆。它看起来并不显眼,尤其在这个高级社区内,它甚至显得有点苍凉。当我们步入光亮的大堂,服务员便笑容可掬地走上前来,询问我们是否订了位子,然后再核对了我们的电话号码。一切都吻合了,就请我们坐下来先点菜。因为待会儿就无法看菜谱了。这里的菜谱是:头盘是各种沙拉,接著是特色烤面包,再来是主菜,(主菜通常有:牛扒,猪扒,羊扒,三文鱼,鸡扒等等。)最后是甜品。

    当我们点好菜时,服务员就请我们走到一扇大门前。这时,进餐室的大门打开了,从里面走出一位戴着太阳眼镜的小姐。她先向我们打了招呼:“大家晚上好!都准备好了吗?请您们排好队,伸出右手,搭在前面的那位朋友的左肩膀上,第一位朋友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。好了吗?现在跟著我慢慢走。”

    我们就象一队盲人列队一样慢慢地走过了一段昏暗的走廊。这时,她告诉我们,千万不要松开搭在别人肩膀上的手。一拐弯,我们就到了一处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。我的心里感到一阵莫明的恐慌,紧紧地搭着前面朋友的肩膀徐徐地向前迈进。因为眼睛无法看到东西,耳朵便显得特别的灵光。我听见周围有刀叉的动声,有喝水声,有咀嚼声尽管它们是那样微弱,但在一片漆黑里却显得那么清晰。我知道,我们已经被带到餐堂了,因为那些声响就在我们身边。我们生怕因为自己的动作过大而骚扰到别人的进餐,所以我们相互的距离拉得更近,手搭得更紧了。说实话,当时真有一种很奇特又说不出来是恐慌还是什么的感觉。可能尽管我们明白前面肯定不会是深坑或悬崖,但对于面前和周遭的无知,实在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经历。我不禁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盲人朋友感到由衷的钦佩。

    可能平时只需要一两分钟的路程,我们用了十倍的时间。当我们被告知我们的餐桌到了的时候,我们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我们开始用手去触摸自己的椅子,慢慢地坐下来。这时,我们的服务员告诉我们:“您们选择的饮料已经被放到您们的面前,上面有一枝吸管,请您们慢用。”我伸手往桌子上摸,拿到了自己的饮料,吸了一口,“对!就是我点的橙汁!”我好奇地用手摸摸这张应该是长方形的桌子,又往前里伸过去,触摸到在桌子中间的一瓶绢花,它应该是蛮漂亮的。(我想这里不用鲜花是因为鲜花不经摸,而且为了避免客人对花粉的过敏。)我只能轻声地告诉我的朋友们,因为四周都非常静,除了偶尔听到服务员上菜的声音外。我把手再向前伸去,就触摸到坐在我对面的朋友的手。我们握了握,心里就有了一种实在的感觉。这时,仿佛一切语言都是多余的,而且根本西周没有人像平时在酒楼饮茶吃喝时那种谈话声。

    不久,服务员为我们上了沙拉头盘。我终于忍不住声问了一句本来觉得不该问的问题:“您能看见您手上的盘子吗?您怎样区分我们不同点的菜呢?”她轻声对我说:“对不起,我是盲人,天生的盲人。我根本看不见盘子上的东西,我们是凭着盛盘子的器皿来区分菜式。厨师们做好菜放在盘子上,然后再放在规定的器皿上,让我们把它们端出来。我们这里的服务员都是盲人,都是经过训练的。”我不由得对他们肃然起敬。她又说,“刀叉就放在您们得右手边,请慢用。”我开始拿起叉子(准确的说应该是摸起叉子),又摸到了沙拉酱,拿起来闻了一下,因为看不见,只能用嗅觉来识别。我闻到一股香香的,酸酸的味儿。我用拿着叉子的右手背碰着装沙拉的盘子,左手把沙拉酱轻轻地倒进沙拉里,然后慢慢地搅拌着盘中的沙拉。

    就在我用叉子叉起沙拉的一刹那,我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:我应该不会把它送到我的鼻子里面去吧?其实,一切都是多余的。我的手把它们准确地送进了我的口里。我细细地嚼着那酸中带甜的生菜,和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香菜,感觉真好!吃着吃着,我发觉我能叉到的菜越来越少了。我忽然想起在一部电视剧里的一位盲人用餐时,他是用手来帮忙把食物拨到一块然后再吃的。当时我看着他,想起小时候妈妈教我们不要用手弄食物,就觉得他们是多么不幸。但现在的我,不也是一个盲人吗?我就学着用左手在盘子上搜索,用右手拿叉子把菜叉起来吃。我想,要是当时如果灯光一亮,那可是丑态百出了,我连忙拿了一块纸巾把手擦干净。

    接著上来的是特色烤面包。我用手摸到了一块牛油。平时要剥开它的包装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但现在变成了盲人,好半天才能找到地方剥开。我拿起一块切好的面包,胡乱地抹上一些牛油,放在口里。真的不一样,跟平常在西餐厅里的面包就是不一样。香香的脆脆的,那种从没吃过的香味加上奶油香,超好吃!可能是我们平时看着面包,看着牛油,就知道大概是什么味道。现在却非得用自己得舌头来品尝,才告知大脑,结果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 我们的主菜来了,我点的是五分熟的牛排。我想,这一回我该怎样吃呢?看不见可怎么切割呢?切下去时那些肉汁会溅出来吗?一大堆问题围绕着我。难道我用手抓起整块牛排往咀里送,像个狮子大开口一样吗?这考题可真不一般。我悄悄地问我的朋友,他说,先用叉刀摸索摸索再说。也好,也只能这样了。我拿著刀叉丈量着,用手感触到,知道大概多大的一块,然后就慢慢的用膳。肉很嫩,汁蛮多的,正是五分熟的那种味道,挺不错。

    正当我们吃完了主菜,甜点就上来了。经过几场战争,战斗经验也好像蛮丰富了。我点的是“梳乎厘”是一道法国得甜点,用鸡蛋,牛奶和面粉糖做成的。我仿佛习惯了自己是个盲人,拿起汤瓢把这美食一口一口地送进口里。后来,服务员前来问我们感觉怎样?我们说不错,真的不错!她问我们需不需要留下再聊一会儿,我们异口同声的回答:“谢谢!不需要!”不是这里的东西不好吃,它太美了;不是这里得环境不好,它挺幽静的;可能就是它的幽静让我们无法呆下去。我们实在有太多的事情要分享,但绝不是在这里,绝不是在盲人朋友的世界里。对于我们这些平常人,我们之间的交谈沟通,除了语言之外,不是还有眼神的交流,肢体的语言相助吗?

    最后,我们用同样的动作从黑暗中回到光明。一到达大堂,大家都急不及待地道出刚才的一切感受。在人生的旅途中,我们经历了一段自出娘胎以来从未有过的体验。

(原创)盲人餐厅 - 名威 - williamlu1234的博客
 
(原创)盲人餐厅 - 名威 - williamlu1234的博客
 
(原创)盲人餐厅 - 名威 - williamlu1234的博客
 
(原创)盲人餐厅 - 名威 - williamlu1234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6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